您现在的位置:
德孝情感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父亲是一首散文诗

时间:2019/6/16 17:42:33 点击:

  核心提示: 山西/郜辰辰 都说,父爱无言,在沉静含蓄的背后,是一个男人对子女最深沉的付出。都说,父爱如山,在坚强刚毅的脊梁上,云霄气度里藏着对孩子的永生守护。而我想说,父亲就是一首散文诗,也许没有山的伟岸...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父亲是一首散文诗

山西/郜辰辰

       都说,父爱无言,在沉静含蓄的背后,是一个男人对子女最深沉的付出。都说,父爱如山,在坚强刚毅的脊梁上,云霄气度里藏着对孩子的永生守护。而我想说,父亲就是一首散文诗,也许没有山的伟岸,没有海的宽广,那样一个平庸的普通男人,却是我用尽一生也写不完的散文诗——隽永,绵长,细腻里流淌着燃烧生命的厚重。

       小时候,父亲是一首写满朴实田园情怀的散文诗。父亲是从乡村走进城市的小公务员,没有太多幽默和情趣。在我儿时的记忆里,讲睡前故事是他每天的作业。他并不会妙趣横生的绘声演绎,却很用心地读着那些文字,僵硬又努力地回答着幼女天真的问题。母亲在北京工作时,颐和园门口贩卖的欧洲小礼帽是那个年纪的我最奢望的礼物,母亲在公园门口把我骂哭,扬长而去的背影没有因为我的哭声停留。爸爸无可奈何的蹲在我身旁,没有酷霸的买单博女儿一笑,也没有温柔体贴的安慰和逗乐,只是默默的拉着我,沉默中偶尔一句“不要哭了”。多年后,我已想不起那些哭声停止后离开公园的场景,只记得一个雕塑般的男人如以后岁月里一样,寡言又朴实,像田间的庄稼,总是无声的陪伴。

       长大后,父亲是一首写满岁月沧桑的悲情散文诗。在我成长的记忆里,断裂破碎的家庭是青春期带不走的伤痕。我不知道曾经写满“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的有情人为何抵不过生活的蹉跎。在雨季到来的青春期,我也曾怨恨过父母。十八岁成年时,我写给父亲一封信,他沉默地收起,不曾言说半句。有一次我问他:为何不能和母亲复婚,三口人一个家不好吗?记忆里远去的温情如何才能弥补?他很久不曾说话,只是蹲在那里,又慢慢站起,再次蹲下,把头压的很低。然后,他哭了,一滴泪涵盖了全部言语。很久很久,我以为他会像读过信一样不回答不言语了,他才哽咽着说:“孩子,我没有办法弥补,只能用钱让你过得快乐点。”

       工作后,父亲是一首含蓄又深沉的温情散文诗。父母分手后,父亲一直给我抚养费,即使我已成年。年少时,我不懂得体恤父母,因为父亲的再婚和继母的排斥,我心安理得拿着父亲的钱,虽然不多却是亲情的见证。直到工作后,我想买房,母亲卖了原本留给我的陪嫁房凑首付。父亲在一个炎热的午后来到银行,神秘又炫耀的拿出四十万存在了我的卡上。我有些不可置信的问他怎么这么多钱,他只敷衍说是自己存的。可我知道,这是继母不知道的私房钱,也许有股市的资金和盈余,也许有加班费和年终奖,也许有周末充当人体模特的外快。但无论哪种钱,都让我落泪。我突然想起多年前写给父亲的信,如檄文一般的声讨,却从未对他说过感谢和抱歉。多年后,当我想要弥补年少轻狂带给他的伤害时,他却只是笑嘻嘻的说:“等交房装修,爸再给你攒点。”

       未来啊,父亲是一首未完待续的永恒散文诗。看着他日渐衰老的面容刻满岁月的痕迹,我总想给他买点什么。而他却总说阿姨看到会生气,阿姨吃了你就白买了,阿姨会问哪里来的。于是在多年拉锯战中,我只给他买过一套电动车挡风罩,送给他一只我不用的二手手机。而他却风雨无阻每周来我单位,拿着一两件水果或者蔬菜,叮嘱我赶紧吃。同事们总是笑着问我:“你爸每次送这点东西不嫌麻烦啊。”我只好无奈笑笑。其实,我的工资早已比他高了,又怎会在意那点儿食物。上周雷震雨后,他穿着雨衣跑来送荔枝,又匆匆离去,那个背影让我想起了朱自清先生笔下买橘子的父亲。

       高尔基曾说:“父爱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巨着,读懂了它,你也就读懂了整个人生!”在我写过的诗文里,不曾写过父亲,那些我所能书写的文字,无法描绘这深沉牵挂的血脉亲情。而父亲无论是那种散文诗,不变的始终是诗意里流淌的最真诚的灵魂和最无私的爱。那份爱,走在漫长岁月里,无法细诉,却温暖一生。

作者:郜辰辰 来源:德孝中华周刊

关于我们 | 工作指导 | 德孝基金 | 联盟派驻 | 志愿申请 | 志愿查询 | 德孝小记 | 驾驶查询 | 德孝记者 | 人员查询 | 基金人员 | 讲师查询 | 荣誉讲师 | 青年讲师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6014648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12 京ICP备(中)16014648-13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12031号   投搞箱:dxzhzk@163.com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德孝中华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