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德孝乡音    

山乡腊月:杀年猪 吃刨汤

时间:2020/2/2 18:27:19 点击:

  核心提示: 文/陕西西乡 杨世清 在我们老家高川莫家坡,每当进了寒冬腊月天气,整个山村从早到晚都能陆陆续续听见各家各户杀猪时猪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声,那声音传遍了山里的沟沟峁茆。这预示着山村里一年一度的杀年猪...

文/陕西西乡 杨世清

 在我们老家高川莫家坡,每当进了寒冬腊月天气,整个山村从早到晚都能陆陆续续听见各家各户杀猪时猪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声,那声音传遍了山里的沟沟峁茆。这预示着山村里一年一度的杀年猪吃刨汤“节目”从此开始上演。

 对于农户来说杀年猪是件大事,需要提前好好准备一番。什么选黄道吉日啦,修补好已经搁置一年的汤猪用的大扁桶啦,请杀猪匠、帮忙的二把手啦,诸多事情都要提前安顿好,免得到了跟前要杀猪的家数太多,杀猪匠和帮忙的忙不过来,干着急。冬季新鲜蔬菜少,还得提前几天泡点黄豆长点儿豆芽,用石磨磨豆子做豆腐熏点豆腐干。爷爷和父亲要去房后面树林里砍几捆耐烧、肯熬火的青冈木或九巴树柴,顺带挖一两个大柏树疙瘩回来,疙瘩就是树根,杀猪前用大铁锅烧开水和火垄烤火时就能派上大用场。母亲也不闲着,要用石磨推豆子做老豆腐,杀猪时趁猪血热好做血粑粑。血粑粑就是血豆腐,直到现在还是人们过年时餐桌上的传统美食。我和妹妹人小干不了别的,就帮着大人拿着撮箕或是竹筐从地里拔些白萝卜和胡萝卜、砍几棵长得紧实的白菜、剜点大叶菠菜、摘点新鲜蒜苗什么的带回家。

 等到杀年猪的前一两天,爷爷和父亲便早早地背上竹背篓带上我去十几里路外的下高川街上赶场买东西。杀年猪招待帮忙的和周边四邻,烟酒是必须买的——两小捆叶子烟、几包“羊群”“大雁塔”卷烟,几瓶“西乡大曲”外加三五斤纯包谷酒。要是钱宽裕点就会买几瓶稍上档次的“鹿龄特曲”或是“城固特曲”。盐、生姜、花椒、 酱油、醋这些调料啊什么的也要适量买一点,家里没有的木耳、花生米、芹菜、芫荽之类的菜蔬也得买上。杀猪前祭祀神灵,香蜡火纸鞭炮也是少不了的。等匆匆忙忙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置办齐全,天也不早了,顺便给我和妹妹买点米花糖、苕麻糖,泡吧馍、油炸馓子之类的好吃的,就高高兴兴的往家赶。走在薛家河部队那儿休息歇气时,我爷爷还不忘把我那个叫幺姨公的杀猪匠叮咛一番,以免误事。

 杀猪那天,天还没亮一家人都起来了,匆匆洗上一把脸就开始忙碌起来了。爷爷把火垄火烧得旺旺的,把大茶壶灌满水烧开,电壶灌满,就坐在火垄边上用棕树叶子做几十根挂肉用的绳索。父亲则担着水桶去房子旁边的水井挑回几挑水,把几口铁锅和大水缸装满,母亲早已把锅洞里的火烧着,准备好杀猪用的柴板凳以及木盆、菜盆等杀猪用的器具。等准备好这些,我那杀猪匠姨公和帮忙的二把手也都到齐了。大家先围在火垄边烤会儿火、抽会儿烟、喝喝茶,歇好了好干活儿。

 等两口大锅里的水翻滚着冒着热气,便是逮猪的时候了。“走,去猪圈逮猪了哦!大家放灵性点,那猪劲大的很哦!”幺姨公吆喝着带着几个帮忙的二把手直奔猪圈。我母亲端上一盆猪食打开圈门,“啰--啰--啰”的呼唤几声,那猪早饿得哼哼哼只叫唤,听到母亲“啰(luo)--啰--啰”的呼唤,就摇着尾巴晃着脑袋走过来。等到它头刚伸到猪圈门口,我那杀猪匠姨公便用一个长铁钩子猛地向它的下颌勾去,没想到那猪反应挺快,猛摔几下脑袋,把姨公拉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那铁钩子也咣铛一声掉落在地。这下可不得了,那猪被彻底惹怒了,撒开腿在狭窄的猪圈里狂奔起来,嘴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哀嚎声,任凭母亲怎么赶它哄它都一直不肯出圈!这会儿姨公又安排两个人门口拿着木棒在猪圈门口守着,剩下的几个二把手则冲进圈中追赶起来。好家伙!别看它长得膘肥体壮,却能十分灵活地在人群中窜来窜去,刚抓住它的耳朵和尾巴,还没抱住它的腿,它猛地一个转身把逮他的一个人掀翻在地,从那人的身上乱踩过去,吓得那个人连声叫骂“这个狗日的猪好大得劲!把我都整滚了!”那猪这会儿好像有了感应一样,知道灾难临头,就一直左躲右闪不肯出圈。一群人吆喝着忙碌了半天,始终没把它“捉拿归案”,便暂时停下来另想招数。大伙儿稍事休息几分钟,便又开始实施“抓捕”。尽管那猪在圈里拼命挣扎,四处逃窜,不想上当,只可惜“英雄难敌四手,好汉难架人多”,再厉害也经不起大伙儿的“车轮战术”,几个回合下来,它已累得嘴里喘粗气、口吐白沫,瞪着大眼卧在猪圈墙角。就在此时,在门口的几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过去,抓住它的耳朵和几条腿,一下子就把它掀了个四脚朝天。此时一个劲大、身手灵活的壮汉先捉住一只后腿往高一提,其他人顺势按上去忙着捉腿的捉腿,揪耳的揪耳,迅速用绳子给它来了个“五花大绑”,用一根粗木杠子把它抬到院坝里的杀猪板凳上。

 没曾想那猪还不老实,张着大嘴嗷嗷直叫,在板凳上使劲挣扎,身上的绳子也给挣落了,它又扑腾到了地上拼命挣扎着逃跑。大伙儿便又一起上阵,推的推,打的打,一阵吆喝着把它拉到了杀猪板凳前,揪住它的四条腿使劲儿往杀猪凳一掀便把它制服了。

 这会儿大伙儿吸取了教训,抱腿的按身子的揪耳朵的都不敢疏忽大意,使着劲儿地把那猪死死地按住。母亲也早把用来接猪血的大瓷盆放在了猪的脖子下面,此时,一个人用手捏住猪嘴,杀猪匠姨公右手握住一把锋利的尖刀,刀背朝内,刀刃向外,大喊一声“把猪按紧了,我动刀了哦!”说话间,那刀已刺穿猪的脖子直捣它的心脏,猪血瞬时澎涌而出,血水四溅开来,他顺势用力搅几下再抽刀,那猪蹬了几下腿,嚎叫声也渐渐小了。“哎呀,你们明年运气好,这猪一刀毙命,猪血又多又旺,好得很!快给神仙烧点纸,叫他保佑你们六畜兴旺。”在我们那儿杀猪有一种说法是如果猪不能一刀毙命,流的猪血少,预示着家道不旺!我父亲便把香蜡纸烧了,鞭炮点燃,那噼噼啪啪的炮声一响,吓得在杀猪板凳跟前舔猪血的那大黄狗夹着尾巴仓皇而逃,“汪汪汪”地狂吠不停。

 在我们老家,许多人家都要趁杀猪接些热猪血做血豆腐。我母亲把杀猪接的热血倒进早已准备好的豆腐盆盆里,把豆腐捏碎使其和猪血和均匀,完了切一些猪泡揣肉(猪肚皮那一块儿的肉,肥膘薄,做血豆腐最好)拌进去,加上盐、生姜、花椒、辣椒等调料,做成椭圆形,然后挂在火垅坑头上慢慢熏干,就成了色香味俱全的血豆腐,那可是我们高川招待客人时下酒的一道好菜。

 等猪血差不多流完了,就可以汤猪刮猪毛了!姨公先吆喝一两个人把锅里的开水赶紧挑两挑倒进地坝边上的扁黄桶里,再一手提着少半桶冷水在桶里搅拌,等水温合适了便大喊一声“好了哦,大家麻些儿把猪给抬过来!”大伙儿便七手八脚的把猪抬过来缓缓地放进扁黄桶里。这活儿可有技巧呢,先汤猪的脑袋和四条腿,再汤后背和肚子,中途还要不停地舀烫水淋在猪身上。随后大伙儿又用撬棍和木棒子把猪翘起来翻一个身,又把它泡进烫水桶里,如此几番动作,那猪全身也泡好了,用手试着拔猪毛,如果拔得掉,大伙儿就开始用铁皮袍子刮猪毛了,有些地方猪毛很不好去,就用一个粗糙的石头使劲敲打,直到毛落为止。我站在跟前瞧热闹,突然明白了老师生气时说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了。

 等猪身上的毛去净,就准备开始破腹了!姨公先在猪后蹄子上用刀划一条小口子,用一根叫作“挺杖”的铁棍子从划开的口子中穿进猪身,在全身穿三到五杖后,拔出铁挺杖,用嘴巴对着那划过的小口子向猪身体里吹起气来,旁边的人用棍子不停地在猪身上敲打,让气能迅速均匀地到猪的全身,直到将死猪吹涨后,用细绳子把口子扎紧,免得漏气。接着大伙儿再次用刨子把死猪身上残留的一些毛发去除掉。  

 做完这些就把汤好了的猪用支好了的木头架子吊起来。姨公用砍刀先将猪头割下,然后给猪开肠破肚。用手掏出猪肝、心肺,猪肚子、猪肠子、猪腰子等内脏,让二把手们去翻肠子,他再从猪后背砍开,猪身子就分成两大块儿。最后将它们分开悬挂,再按主人家的要求把它们分割成大小不等的一块块儿肉。猪前腿要割成大肥蹄,抹上盐腌制几天后熏好了好送外公外婆,后腿就割成“干脚棒”,熏好了自己炖着吃。

 这时,里脊肉、猪肝儿就可以马上下锅炒了!排骨可以拿来红烧或是炖萝卜了!肥肉可以蒸粉蒸肉了!大家都忙活半天了,终于可以吃刨汤宴了!在高川老家,杀猪都有吃刨汤的习俗,要做上几桌子丰盛的菜,比如辣椒炒肉、熬菜、酸菜炒猪血、萝卜炖肉、猪肝炒肉……配上酒来犒劳帮忙杀猪的乡亲和团转四邻、亲朋好友。都是新鲜的猪肉和食材,累了一上午,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感觉真爽!吃到兴头上,男人们还会划上几拳,“高啊升啊,六六六啊,四季财呀,八匹马呀......”大家说着笑着,畅谈一年的收成和来年设想,热闹极了。酒足饭饱之后,有的亲友往往还会留下来帮助母亲把剩下的猪肉灌成香肠、腌些腊肉,为即将到来的过年和春节做好物质准备。

 因工作调动,离开老家十几年了,搬到了小县城里居住,很久没有感受到杀猪吃刨汤的这种热闹场景了,每到年终,总是不由自主地怀念起那时的情景来。杀年猪“吃刨汤”的传统习俗在我们高川老家的乡村里,是一种最淳朴,最原汁原味,最和谐,最有人情味儿的习俗。尽管时代在进步,但是幸好这个习俗,没有随时代的变迁而“泡汤”!

 作者简介

 杨世清 ,男 ,西乡高川人,西乡县城北小学教师,县教学能手、县级骨干教师,新闻宣传和文学爱好者。有多篇校园新闻在省市县各级报刊和新闻媒体发表,散文散见于“读书村”“大美西乡”“高川印象”“西乡精灵”《文化艺术报》《西乡文艺》《西乡教育》《西乡月报》等媒体,本人多次荣获省市县级优秀新闻宣传员。

作者:杨世清 来源:德孝中华周刊


关于我们 | 工作指导 | 德孝基金 | 联盟派驻 | 志愿申请 | 志愿查询 | 德孝小记 | 驾驶查询 | 德孝记者 | 人员查询 | 基金人员 | 讲师查询 | 荣誉讲师 | 青年讲师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6014648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12 京ICP备(中)16014648-13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12031号   投搞箱:dxzhzk@163.com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德孝中华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