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德孝院校    

德孝中华周刊推荐:我的童年,我的小学

时间:2020/2/2 18:28:37 点击:

  核心提示: 文/陕西西乡杨世清 “喔……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听着《童年》这首经典老歌,儿时经历的一件件往事又把我带到美好的童年记忆里。 80年代,我家住距离下高川街20来里地的莫家坡,...

文/陕西西乡杨世清

“喔……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听着《童年》这首经典老歌,儿时经历的一件件往事又把我带到美好的童年记忆里。

 80年代,我家住距离下高川街20来里地的莫家坡,那里山高路远,不通公路不通电,人们生活穷苦,信息很闭塞,没有什么文化娱乐。村民们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是薛家河部队每周六一次的露天电影,电影中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对村民和我来说,那都是神话。

 记忆中,上小学前我姑姑托人从外地给我买了一两本带插图的黑白版看图识字书,那里面印的都是一些“工人做工,农民种地,司机开车,解放军站岗”的画面和文字儿,父亲用方言教我读上几次,我就记住了。一个人没事时,便翻着那几本插图书摇头晃脑、哇啦哇啦地读起来。有时念得兴起,书都拿倒了还在念,惹的我爷爷和父亲啼笑皆非,“书都拿到倒了,还在念呢!真是‘无名歌,自来腔’”。我听了,脸不红,心不跳,扮个鬼脸,吐吐舌头,把书倒过来,更加起劲儿地念起来:“工——人——做——工,农——民——种——地......”。

 7岁上了一年级,初识拼音也会念一些字儿,就更加喜欢学语文、看连环画和小人书,唯独对数学不感兴趣。什么20以内的加减法别人顺口说出答案,我要摸着脑壳想一想,有时急了就胡说一通,免不了受到老师的责罚。我家旁边村茶厂里一个我叫二公(爷爷)的收藏有好些故事书、小说书、连环画:有《杨家将》《说岳全传》,有《薛丁山西征》《穆桂英挂帅》,有《西游记》《水浒传》,也有《三国演义》《林海雪原》《燕子李三儿》......我见了如获至宝,放学了没事儿总往茶厂跑。翻着一本本连环画和故事书,看一两个小时不知道疲倦,以至于忘了回家忘了吃饭。晚上坐在火垄坑旁,拿着小人书,听那个二公摆龙门阵讲穆桂英挂帅、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岳飞精忠报国、杨子荣智取威虎山的故事……日子一天天过去,连环画中那些英雄人物的名字和故事,我也熟识、了解了。一天,我一个表叔拿着《杨家将》小人书故意考我,“把这一篇给我读一读!”“读就读,谁怕谁呀?”谁知读着读着就卡壳了,“孟良”我会读,“焦赞”就不不认得了,愣了一下,“哦,吹牛说大话,不会了吧?”“等等,我想一下!”脑袋一机灵:我二公不是讲了《孟良初识焦赞》的故事吗?那两个字肯定读jiao zan。“焦——赞——”声音震天响,“哇,这娃儿不简单,认的字儿就是多!”我听了更加沾沾自喜,屁颠屁颠跑开了。(增添的)

 上语文课,老师让讲一个故事,我总是抢先举起了小手来回答。等我绘声绘色地讲完,同学们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眼神。老师也经常夸我识字多,故事讲得好,我看课外书的兴趣也更浓了。这个阅读好习惯,一直伴随着我,我在书中学到了知识、找到了快乐,一二年级时,看图写话、写日记什么的,我不费吹灰之力,总能轻松搞定。

 上了二年级,数学课知识就更难了,上那个数学课,我就脑壳(脑袋)疼。乘法口诀要横着背竖着背;一会儿学有余数的除法、一会儿是循环小数和循环节;一会儿是相遇问题、一会儿学追击问题;一会儿是鸡兔同笼……上数学课我基本上是云里雾里,数学成绩成天在50——60几分打转转,有时是“癞蛤蟆吃豇豆——悬吊吊”,免不了经常被老师歪(wai)。老师的“板栗子、条子面”常吃,时间久了,我就成了老油条,死猪不怕开水烫。老师,你让我“吃板栗子”我吃;你下“条子面”我就接招,实在顶不住了,就借故头疼,请假在家或逃学。一个冬日里的一天,我早上提着火碗碗、背着书包按时出门,路上悄悄的留到树林里自个儿玩儿去了。一个人在树林子里烧野草、烧洋芋、烧黄豆,悠哉悠哉。可纸里终究包不住火,哪有三年不漏的茅草房啊?我逃学的小伎俩,很快被老师和家长识破,又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我被父亲用绳子绑在楼梯上,吊着一顿暴打,弄得个鼻青脸肿……挨打过后学还得上啊!想想老师的“板栗子”和“条子面”心里阵阵发虚。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狼狈样,就能去学校吗?还不得把老师和同学笑死。这可咋搞?家里不能呆,逃学会挨打,上学被人笑……思来想去,嘿,办法有了:找一顶火车头帽子戴在头上,穿一件破棉袄子。哼,你老师的“板栗子”再硬,“条子面”再凶,我也不怕!想到这儿,心里一阵轻松,又昂首挺胸,大步流星去学校了。

 小学六年时间里,我给老师们留下的印象就是:那个娃儿学习不咋样,贪玩儿调皮倒有一套,典型的捣蛋鬼。下课了,别人玩什么,我定会跟风玩上。什么玩斗鸡、做火药枪洋火炮、玩竹筒炮、打纸板、折飞机、蹦子儿、滚铁环、打地牯牛之类的游戏和玩具我一学就会,别人有的,自己没有的玩具,一定想方设法拥有。以至于为了为了一把玩具火药枪,冒着被家人暴打的危险偷拿了家里的10多颗鸭蛋去和人家换。要知道那时的鸭蛋很精贵,家里人要拿到高川街上卖钱后买洗衣粉和必备的生活必需品的。事后坏事暴露,又被老爷爷用鸡毛掸子狠狠修理了一顿,关在猪圈里一天没让吃饭。但一等放我出来,又偷偷去树林里玩起火药枪,身上的疼痛也似乎消失了......(增添的)

 从二年级到六年级,数学学得那个叫一塌糊涂,记得二年级升三年级时,因数学不及格还留了级坐了烂板凳。引以为傲的是语文学的可以,次次考试85分以上,这得益于我从小爱看连环画和故事书、小说书,认识了很多字儿,积累了一些知识。那时老师上语文课,总是先拖着长音教读生字儿,解释词语,然后领读课文,再引导分段、概括段落大意,总结中心思想,完了写作业,早读背诵。我觉得这样的课很无趣,经常上课打wang  guang、开小差。记得四年级一次语文课上,老师正眉飞色舞的拖着长音:“啊——这个问题啊——啊——作者啊.....”教课文时,我被《再见了,亲人》课文内容所吸引,完全没有听老师讲的什么。我心里正读着“噩耗”一词,老师突然发现我没听讲,便叫我回答问题,“杨世华,你起来把这个问题回答一下!”我猛地一愣,情不自禁的从嘴里发出“噩——耗——”(e hao)的声音来。教室里的同学们顿时哄堂大笑,老师的鼻子都气歪了,“你,你,你烟瘾犯了吗?站起来,滚出去!”我还愣头楞脑的不知咋回事儿!

 小学阶段里,最拿手的是我会写(编)作文。每次老师讲作文,总要围绕“中心思想”,引导大家选材,列个提纲。好些同学见了作文,老虎吃天无法下爪,胡写乱编一通。我就不一样,我知道老师讲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意思。那时候,作文课上经常写助人为乐的人和事儿,课文里讲老爷爷老奶奶,在红绿灯路口提着大袋子东西过马路,有助人为乐的小朋友去帮忙提东西,拉他们过马路,是助人为乐!我想,我们这山坡上,哪有马路啊?山上石头多、出门就爬坡,没有马路、没有红绿灯,只有凹凸不平的羊肠小路嘛!摸摸脑袋,有了,我们村儿有人帮老汉、老婆婆背柴、背背篼、割猪草啊,这也是助人为乐啊!想到这儿,一阵窃喜,提起笔,两三下子,一篇作文一气呵成了。那篇作文老师还当范文读呢!

 时光匆匆,童年和小学六年的时光一晃而过。童年像一艘小船,装满了玩具,盛满了欢笑,载满了快乐。乡村的童年,永远氤氲在我的记忆里......童年真好,回味童年,祝愿童年的生活可以永恒!

 作者简介

 杨世清 ,男,西乡县城北小学教师,新闻宣传和文学爱好者。有多篇校园新闻在省市县各级报刊和新闻媒体发表,散文散见于“读书村”“大美西乡”“高川印象”“西乡精灵”《文化艺术报》《西乡文艺》《西乡教育》《西乡月报》等媒体,本人多次荣获省市县级优秀新闻宣传员。

作者:杨世清 来源:德孝中华周刊


关于我们 | 工作指导 | 德孝基金 | 联盟派驻 | 志愿申请 | 志愿查询 | 德孝小记 | 驾驶查询 | 德孝记者 | 人员查询 | 基金人员 | 讲师查询 | 荣誉讲师 | 青年讲师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6014648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12 京ICP备(中)16014648-13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12031号   投搞箱:dxzhzk@163.com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版权所有 德孝中华周刊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德孝中华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